审美非主流
不安利 x 不吃安利

喜欢也是需要成本的,尤其需要时间。
第126789次失去机会(_ _).。o○

见闻30题 -六博-

3.六博


※依旧私设如山,接上篇 

六博有两种,这里走法大概跟飞行棋差不多,用六个骰子走步数的


焦虑这样的东西,往往是随着时日累积而成。

先师云三十而立,年过三十尚不能建立一番功业,退亦无府衙子嗣,纵然衣食无忧,总归是有些焦虑的。然兵戈四野,世人尚无安然老去机会,有幸能活过三十个春秋,这点微不足道的负面情绪便可忽略不计。况不乏早殇之人,更不乏无度挥霍着自己生命的行乐者。


不巧的是,卫庄从不这样乐观。

无形的不安和压力蔓延开来,待到足以被宿主发现时,几乎快将人蚕食殆尽。


也不是没有征兆的。

他到淮阳的日...

懒癌至今终于搭好了窝棚,所有上的密码都是

i am an adult


佳期如梦 46

目录    

(二)


少羽最初的恨意是从祖父的死开始。年幼的孩子对帝国并没有很深的印象,战败和迁徙便时生命的开始。过往的君王连同死因一同被封存起来,项梁教给懵懂的人的唯有复仇,本可以不必那样激进。


卫庄与项家的交手本是个意外。

送上门来的秦相是一个突破口,纵然卫庄从未听说过那个孩子。与其说是合作,更像是一次情报的交换,盖聂的讯息早已过时多年,卫庄犹豫了片刻,仍是接收了这份酬劳。——毕竟他也从未想就这样放过李斯。嬴政不过派了三百秦兵,他那时未想到项梁会允了盖聂同行,但眼见了少年的成长后,他忽然下了将错就错的念头,少年在逃亡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着。...

佳期如梦(45)

目录    

     偏执


    (一)

    “这世上这么多身怀执念之人,又有哪个回来过?”

    卫庄碾着指尖的鲜血,脑海中不断响起自己的话,有些头疼。


       可他分明记得自己是如何一点一点走到这样的地步,每一步都清清楚楚地记得。...


作业直接画了少年盖聂·帝国第一侍卫的私设

lofter真的太难用了…预备搬家中

见闻30题 -石楠花-

  2.石楠花


  张良又一次闻到了这种糜烂的气味,一时想不起来由。


  清晨的风刮得凛冽,一丝不谐的味道夹杂在湿润的空气里,既不是云梦泽飘散出的咸涩,亦不同于池塘中的浮萍的甘苦。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每次路过廊桥,都隐隐约约地觉得这里生出了些什么来。张良疑惑地望了望,颜路上前抱走他怀中的竹简,笑着说子房最近是不是太累了,乃至生出了许多幻觉。张良微微笑着行礼谢过,说也许是吧,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
  后一日下一阵雨,学生们被困在堂上,叽叽喳喳地谈天,张良坐在窗边望着天,盯着飞檐下的铜铃出神。伏念拿起他的注疏看了看,添了几笔,张良才回过神掩着左袖不经意蹭到的墨色,道了一声“

【卫良中心】佳期如梦(44)

目录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(二十九)

        虚幻的世界得以无所顾忌,卫庄索性半推着人坐上桌案,离着记忆里的少年更近了一些。张良浑身都些颤栗的样子,已然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体验,极力地别过头,不愿看自己年少时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一袭金饰的黑衣青年挽起袖口,上扬的音调遮掩在无神的面孔中,藏不住的好奇...

认清了自己永远是少数派非主流的事实,这辈子大概只有闭嘴的权利。

看时间写这篇从第一稿春梦到现在也有一年了,比预想中的慢了很多很多,进展也慢得不像样子。更不用说前后加起来也才6w。想想还是觉得写完才是胜利,再烂也都留到全都写完之后再去修吧,到时候至少能说这勉强还算是一个长篇小说。(´・_・`)

【卫良中心】佳期如梦(41)

目录

  (二十六)

  

  刘邦到访,屋内方才言过要回禀的朝臣面上竟有些紧张。张良轻轻推了推卫庄,“有劳庄兄替我领相国大人去侧房歇息。”卫庄折了软垫放在他腰后,他此时同样见不得周身环绕着帝王之气的紫薇星,比了一个请的姿势,冷笑着起了身。

  而他指向的方向是屏风后的窗户。

  

  大约是觉得这样有些太过了,张良探着身子刚欲阻止,原本面上蒙了一层红的萧何偏偏摆出镇定的姿态,走到了窗旁,硬着头皮翻了过去。一时间屋内气氛格外尴尬,张良只得偏过头去装作什么都没看见。撑着窗的卫庄回望了一眼,翻身跟着跳了出去,他更加确定萧何有所隐瞒,若只是与韩信间的纠葛,不知道便也罢了。他没有过剩的好奇...

【卫良中心】佳期如梦(40)

目录

  (二十五)

   

  “韩信一直都是一个聪明人。”

  “聪明人总是会陷入自以为是的偏执。”萧何正了正衣襟,跪坐在偏侧的桌案后如是说道。卫庄坐在床榻旁,仍在握着张良的手为他度去力量。“若是先生愿意帮萧某这个忙,萧某也可以帮先生一个忙。”萧何自顾自地说着,丝毫不在意屋子的主人还在沉睡当中,“阿旁宫中的书简都暂存在长乐宫中,无论先生想要哪一本,萧某都可以取来借与先生一阅。”

  “真是精明,”卫庄站起身来,将榻上人的手放回到被子中,“不过是一卷书,相国凭什么认定在下会为你冒这个险?”

  

  “凭留侯等不起。”萧何像是宅子的主人一般,燃起了一旁的炉火,架上了一壶水。“萧...

见闻30题 - 黄泉-

       1.黄泉


  恢复了意识的卫庄艰难地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身陷在黑暗当中,时不时能听到滴嗒的水声。

  他想起自己仍在地牢中,身上却没了枷锁,也可能是麻木得失去了知觉。卫庄试着抬起手臂,强烈的酸胀感提醒着他曾经的刑罚,而肌肤上有多了些凉意与束缚感,显然被人精心处理过。他又试着撑起身,在黑暗中摸索着,发觉自己几乎全身都被裹了起来。软塌上搭着半截薄被,至于光滑或是粗糙,他裹满了布条的手指感觉不到。

  

  黑暗中忽然有多些脚步声,由远及近,还带来些光亮,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也渐渐有了轮廓。

  

  幸好这里...

【卫良中心】佳期如梦(39)

目录

     (二十四)


    祭祀算不得能随便死一些的芝麻官,更何况是主持未央宫的祭祀。韩信到底没有傻到守在尸身旁,不知托了谁报的官,直接告了留侯府。长安县的知府是个守旧的人,但相国府上传回一句轻飘飘地“死了便死了吧”,叫知县生出了怯懦来。既不能押解了留侯府的人,又犹豫着不敢隐瞒,索性想了个折中的法子:画地为牢,限制着卫庄不能离开留侯府,再派些官兵在府外把手;何况眼下侯爷多半时间都是不清醒的,便是醒了过来登门问责,县府未曾押解了人,也好搪塞过。

  卫庄倒是不在意这些尘世间的束缚,秦律下尚...

淮北枳

 纯属胡扯,链接见评论

【卫良中心】佳期如梦(38)

目录

   (二十三)


    死亡也不过是一瞬间。

    卫庄自旷野中漫长的往复消磨却长达数年,饿殍遍地的平野上活着或是死去的灵魂都在匍匐着挣扎,阖上眼,他轻握的拳中已流淌着鲜活的力量。本为无可逆转之事,但他确确实实地正在活过来。


    韩信见他晃神,张良回护的姿态自始至终都未动摇,他眼中熟悉的身影,直至此时方才生出了几分疏离感。淮阴侯原本坚定的信念,没有来地闪过一丝退缩。“你可知道我怎会来的?”他抱着臂立在青砖上,阴云下阵...

【卫良中心】佳期如梦(37)

目录

      (二十二)

  

   不速之客出现得突然,卫庄眼见柄利剑穿胸而过,才得了空隙仔细端详起来人。在梦里死去并不会真的影响到什么,充其量不过是让现世之人从噩梦中惊醒,所以他不急着去救助这个梦境的主人,而是在避身过后转身去钳制来人。剑客的的轻功不错,但即便怀着上乘的功夫也不过是个不受欢迎的入侵者,被这个世界本能地排斥着,卫庄左手在衣袖中捏了个诀,挥着剑便追了上去,两旁的瓦舍与街道尽头的石砖随之袭来,拦截着入侵者的去路。他的操控愈发纯熟精进,哪怕是在别人的梦里。

  构筑梦境的人已然消失,整个世界...

扶额,真的是比想象糙了很多……早知道少良不要做成上下不对称了,现在看起来简直没印好(哭

佳期如梦(36)

目录

  (二十一)

  

  张良先前将侍从遣回了家,一个人从宫门走到西城。没多远的路,经过市集时又耽搁了些,不知不觉间竟也浪费了大半个时辰。到淮阴侯府上时已近正午,只是天还阴着,叫人觉不出来罢了。

  

  淮阴侯不与他们住在一处,单独一个人发落了出去,几乎是快要出城的位置,偏又被圈着不让出了长安。韩信知道刘邦不想见自己,他也不想见刘邦,索性赌着气连门也不出,一旬过去也不见上朝一次,京里的王侯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谁都不愿主动提起这事扫了陛下的兴;张良自得了刘邦的特许便甚少再登朝会,偶尔面圣也都是单独入宫,这样算下来,两人差不多有月余未曾见过。

  侯府外零星有几个士兵在把手,市...

佳期如梦(35)

目录

  (二十)

  

  子不语怪力乱神,先师久不复梦见周公,曰衰矣。可见梦境并非全然与现实脱节,由心而起,是故造梦之人须凝神静气,以观其形。

  卫庄已是格外小心,生怕一个差池误引歧途,由现世入梦却总是急了些,不欲人知的事隐瞒起来总要多谢气力。他也不是没有私心,只是能少一分麻烦便少一分,所以他几乎不曾注意过,自己的梦境之中竟还有另一位掌控者,直到那场雨浇灭了新郑的火,他方才发现那座城并不是他记忆中的新郑。

  

  都城的夜里再寂静,也总会有一方歌舞升平之地,权贵无论何时何地与世隔绝皆非难事,紫兰轩自然是属于华灯下奏着靡靡之音的一员。前线一路打一路退,难民一路逃一路散,遍地流...

佳期如梦(34)

目录

  

  (十九)

  

  卫庄不该在白日里出门,特别是能见到金乌的时候。繁厚的云还笼罩在长安城上空,却有一缕阳光破开空隙,直坠在司马道上,圈出了一个圆。

  但此时张良入了宫。

  

  卫庄一早揭了府内八方一十六道黄符纸,宵禁未解之际,已带了剑出门。

  “什么人?”

  巡兵远远的望见了他的身影,追至跟前,却寻不到人影。卫庄闪身至栅栏下,幌子下的灯笼微微被风抬起了一些,他飞身跃至杆定,四散的白发被下方的光亮衬着,样子有些渗人。但长安总归是天子脚下,军营里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。更何况,活着的人往往才最危险。

  卫庄一闪身,轻松地甩开了身后的追兵。领队四处寻觅不见...

言外(9-10)

  9.

  

  很少有人知道,蜃楼的动力是存储在机关阁内的大量黑洧水。公输仇为保万无一失,在地下深埋了地下巢穴般的水路,还布下了极地寒冰与机关暗道。存放黑龙卷轴的这一条虽然是在后来才被李斯打通,但入口极深,若非凭借蛙人沉石之力,即便是善于泅水之人,也难以从这样刺骨的冰水中摸索出路。

  更何况李斯说得也没有错,卫庄原本是怕水的。

  

  潜行者拖着沉重的衣物,出水时仍是悄无生息,黑暗中潜伏着许多危险,他已经格外小心,仍免不了惊动陆续入水的秦军,幸而双方都失去了视觉,卫庄混杂在诸多蛙人中,贴着石壁隐匿着自己的呼吸。又不知在黑暗中过了多久,陆陆续续的入水声才逐渐减弱。卫庄沿着石笋摸...

【卫良中心】佳期如梦(33)

目录

  

  (十八)

  

  “户牖侯。”张良在宫门碰见了陈平,也算不上意外。萧何已经有几日没上朝了,未央宫的事自然都是由他操办着。

  “留侯辛苦了。”陈平朝他拜过,将人扶上了马车。
    “哪里,”张良微微颔首谢过,“户牖侯与相国才是为国操劳了许多,良不过是入宫为陛下解乏罢了。”他偏了偏头,跟着来的童子便将刘邦赏赐的君山银针奉上前。“听闻相国近日又犯了头疼,只是良此身抱恙,不便前往。曲逆侯若是不介意,还请将此物代为赠与相国。”

  陈平抬眼望着他,倒是有几分惊讶,“留侯平日里足不出户,消息倒是灵通。”

  “今早在等宫门开时,听宫...

永远没耐心画完,先扔一边吧_(:_」∠)_

【卫良中心】佳期如梦(32)

目录

  (十七)

  

  

  虚掩的门传来叩门声,须在风中仔细辨认,才能发现雨还在下个不停。

  “留侯?”童子怯生生地询问着。张良被生硬地打断,掩着衣袖咳了咳,“入宫的,你先下去吧。”

  “那便晚些再说。”卫庄同样不愿多言,顺势坐起了身,催着张良洗漱更衣。哪怕身旁是相伴最久的人,也总有些不愿意回忆的事。他靠在一旁支起了窗,阴云笼罩在长安城的上空,看上去天边尚不见光亮。

  “您可以不去的。”那孩子将汤药与早点连同桌案端到他的面前时,悄声说了一句。“陛下说过以您的身体为重。”

  “陛下吩咐你的事,日后不必与我说了。”张良端坐在他面前,并无责备之意。他回头望了卫庄一眼,...

【卫良中心】佳期如梦(29)

目录

  (十四)

  

  萧何将食指抵在唇间,卫庄回身拂过张良的面颊,悄无声息地出了门。

  “来找子房?”卫庄明知答案,仍将问句抛了出来。

  “来找你。”雨滴打在伞面上,起初还是零零落落的,转眼下起了大雨。“不知道卫将军有没有听说过,半夜时在屋内打伞,会见到鬼。”

  风声雨声颇大,将他的所有的声音都掩盖住了。卫庄拾起了门外的纸伞,同样撑了起来,走到了他的面前。“萧相说笑了。”

  

  “你认识我?”来人有些惊讶,他与卫庄也不过数面之缘,连招呼都不曾打过。

  “子房提起过。”卫庄的声音听不大清,面容在伞下半遮着,也不甚明晰。不过这话不假,张良确实提起过许多次刘邦身...

1/3
©finalement | Powered by LOFTER